当前位置: 好人平安 > 好人平安 > 第十一章 高考

第十一章 高考

    毕业舞会进行到后半场,离愁别绪中,沈凯拿起了话筒,哀伤悠扬的音乐响起。

    “那一天知道你要走,

    我们一句话也没有说

    当午夜的钟声敲痛离别的心门

    却打不开我深深地沉默……”

    傅平安加入进来,沐兰加入进来,更多的人加入了合唱,歌声飘出教室,飘出教学楼,回荡在操场上空。

    “当你踏上月台,

    从此一个人走

    我只能深深地祝福你

    深深地祝福你

    最亲爱的朋友

    祝你一路顺风”

    一曲终了,女生们哭的稀里哗啦,要强的男生们也都眼睛红红的,强忍着泪水,毕业舞会在恋恋不舍的气氛中结束,从这一刻开始,他们就不必再来学校,所有人回家备战高考。

    傅平安回到家里,愕然发现对面六号楼三叶草女孩住的房间内窗户大开,几个大人在屋里抽烟,他愣了一会儿,迅疾跑下楼去,一口气爬上对面楼,看到房门大开,屋里家具简单,一个穿白衬衣挂着胸牌的中介正在向一对中年夫妇介绍着房型:“两室一厅足够住的,家具家电都有,空调也有,还有一点最重要,这房子能带来好运气,前年在这住的学生考上复旦了,去年的考上北外了,今年这个女孩子学习更优秀,估计北大是没跑的……”

    中介扭头看着门外的傅平安,问道:“你找谁?”

    傅平安说:“住在这里的人呢?去哪儿了?”

    中介说:“租约到期,搬走了,客户的信息我们不方便透露。”

    原来如此,这并不是三叶草女孩的家,只是人家租住的学区房罢了,为了上学便利租了一年,一中也开始放假了,所以女孩全家搬走,中介马不停蹄的带下一个客户来看房了。

    与此同时,三叶草女孩正坐在奥迪车的后排,惦记着五号楼不知名的男生,一年以来的互相对视,熬夜比拼,灯语交流,都是两个人之间的秘密,临走之前,她在卧室的窗台上用记号笔写下自己的QQ号,希望他能发现吧。

    傅平安无比失落,一步步的下楼去了,失之交臂,擦肩而过,人生就是这样无常。

    高考在即,六月的七八两天决定九年苦读的成果,全国的高考家长们比孩子们还紧张,为了这一刻,家长们已经奋战了十八年,从怀胎十月选择医院那天开始就进入了漫长的战争年代,选择幼儿园是一个关口,幼升小是一个关口,小升初又是一个关口,中考之后就是冲刺阶段,高中三年家长的压力比学生更大,选择学校,专业,都是家长代劳,孩子的世界观还没形成,让他们自己选择那是瞎扯。

    当然也有散养型的家长,范东和傅冬梅就是典型的例子,并不是因为傅平安不是亲生的才散养,范东生那是千真万确亲生的,照样是不闻不问,用范东的话说,小学三年级以前的功课还能辅导辅导,之后就抓瞎了,至于各种花钱的辅导班更是想都别想。

    这种家庭的孩子,注定要付出更多的努力才能和别人持平。

    考场分配下来了,傅平安一个人去实地勘察,他骑电动车走了三十分钟才到地方,来看考场的人络绎不绝,家长们都已经准备好了攻略,财大气粗的在附近找个宾馆开两个房间,大人陪着孩子一起住,舍不得开房的就提前出发,用私家车把孩子送到考场,再不济的也提前预约了出租车,确保孩子不迟到,而傅平安只能自己骑电动车赴考。

    高考前三天,傅冬梅史无前例的买了大量肉菜,红烧肉小排骨鸡鸭鱼虾样样俱全,说给儿子补充营养,傅平安还没说什么呢,范东生不满了,他说:“现在才给我哥上营养哪里来得及,人家高考前都是吃点清淡的,怕太油腻了拉肚子,老妈你可好,净整这些大鱼大肉。”

    傅冬梅面子挂不住了,训斥了小儿子一通,但心里也有愧疚,大儿子每天刻苦学习,整个人都瘦的脱形了,当妈的哪能不心疼,弄这些肉菜就是想补偿一下儿子,但小儿子说的在理,吃拉肚就得不偿失了,于是她又下了鸡蛋面,怕儿子觉得烫嘴,用矿泉水过一遍再端上来。

    这三天,傅平安吃得好,睡得好,没怎么看书,现在最重要的就是镇定心情,以最佳状态迎考。

    六月七日清晨,傅平安正常醒来,洗漱,早餐,七点半准时出发,今天上午考语文,九点钟开始考试,八点半就要进场,超过八点四十五就算迟到,所以他留出充足的提前量,再次检查了身份证和准考证,在全家人的目送下骑上电动车,踏上征程。

    八点钟,傅平安抵达考场,很多考生也都到了,但他们是家长陪着来的,考场附近的道路已经被一群家长封锁,禁止机动车辆通行,连空气中都弥漫着临战前的紧张感。

    考场开门了,考生们通过安检,有序进场,傅平安不知道的是,三叶草女生就在他身后不远处,但两人都没发现对方。

    上午的语文傅平安考的很满意,尤其作文,他觉得发挥出了自己的优势,引经据典,洋洋洒洒,字迹工整,三观正确,任何阅卷老师都不会给太低的分数。

    中午有两个半小时的时间,傅平安选择回家休息,哪怕一个小时花在路上,也比在考场附近干坐着强,下午接着考数学,今年你的数学题超难,听说的葛军出的试题,傅平安正常发挥,他自己估算了一下,能拿到一百一十分。

    考试结束后,傅平安骑着电动车回家,人算不如天算,这辆电动车跑了三个来回,即便中午充了一会儿电,还是没电了,不得不下车推着走。

    身旁一辆黑色奥迪路过,三叶草女生看到了推车的傅平安,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奥迪已经开出去几十米,她趴在后窗上遥望着,身旁的母亲关切的问道:“看什么呢?”

    “没什么,看到一个同学。”她说。那辆电动车很特别,贴着火影忍者的贴画,很好认。

    傅平安推了两个钟头才回到家,满身大汗如同水里捞出来的一样,吃一堑长一智,先把电充上,然后告诉母亲,明天中午就在考场附近随便吃点东西,不回家了。

    傅冬梅了解情况后说:“外面吃的不干净,妈给你做好了送过去。”

    一夜无话,次日一早,傅平安精神抖擞,带齐证件出发,昨天他推车回来的时候,发现了一条捷径,从一个小公园穿过去能节省十分钟的时间,今天就按照新路线走,早晨的公园里人不少,大多是晨练的老人,提笼架鸟,吊嗓子下象棋,其乐融融夕阳红,傅平安心无旁骛,穿过人群,忽然听到有人喊救命,他下意识的扭头望过去,只见一个小孩落入池塘,正在扑腾挣扎,岸上大呼小叫的是一位大妈,周围全是白发苍苍的老人,一时间竟然没有人出手。

    傅平安没多想,急刹车停下,衣服鞋子都没顾得上脱,三步并作两步跃入水中,按理说溺水之人是很难救的,因为遇难者在生命危急时刻会丧失理智,抓住什么都是救命稻草,所以经常有救人者反被拖下水淹死的事故发生,但这次溺水的只是一个幼儿,以傅平安的体魄足够将其救起,当他将孩子从水中举起时,周围一阵掌声响起,大妈接过嚎啕大哭的孩子,上上下下检查一番,顾不得感谢傅平安,就哭哭啼啼的走远了。

    傅平安也不图别人的感谢,只是全身湿透有些麻烦,他拧了拧衣服上的水,向电动车走去,可是停车的地方却什么都没有。

    “我车呢!”傅平安大声疾呼,没有人回答,遛鸟的遛鸟,吊嗓子的吊嗓子,似乎什么都没发生过。

    “我车呢!”傅平安的声音里带了哭腔,一辆电动车不值什么,可是车上挂着书包,包里有自己的身份证和准考证,没有证件就不能入考场,进不了考场还怎么高考!

    “我是高考的学生,车上有我的身份证准考证,你们谁看见我的电动车了!”傅平安绝望无比,颓然跪在地上,这时候才有人搭理他,一个老人说:“好像被人骑走了,往那边去了。”

    傅平安二话不说就追过去,留下一路水迹。

    相反的方向,一辆贴着火影忍者的电动车在慢车道上疾驰,赶往考场的奥迪车上,三叶草女生再次看到了昨天的电动车,但是车上的人却不是熟悉的少年,而是一个花白头发的老者。

    傅平安终于还是没能追上自己的车,无奈之下他选择报警求助,借了别人的手机打了110,但是一时半会也找不到失车,他来到考场门口,向值班人员解释自己丢失了证件,得到的回答是爱莫能助,规则就是规则,没有证件绝对不可以入场。

    就这样,傅平安眼睁睁的看着时间走到八点四十五,就算证件找到也迟了,上午的文综考试,自己无法参加。

    一上午,傅平安就站在烈日下度过,他不懊悔,因为救了一条生命,他只是不解,为什么人可以这样坏,别人去救人,他们偷东西,趁人之危,毁人一生,如果能找到这个窃贼,他很想问一下对方,为什么!

    中午,当傅冬梅带着盒饭在人群中找到儿子的时候,几乎认不出,儿子全身衣服在水里泡过,面如死灰,已经说不出话来,几个家长围着他安慰,得知真相后,傅冬梅带着儿子去了附近的派出所,再次报案,警察很重视,但是小公园里面没有监控摄像头,要调附近的交通摄像头才能找到人,这需要时间。

    一直到两点四十五,最后一场英语考试截止入场,证件依然没有找到,这下母子俩彻底绝望,傅冬梅带着儿子又去了丢东西的小公园,艳阳高照,正是一天最热的时候,公园里没什么人,傅冬梅叉着腰破口大骂,将窃贼的八辈祖宗都骂了一遍,没人搭理她,只有树上的蝉鸣在回应。

    傅平安哭了,别人的父母可以为儿女办保送,自己的母亲只能用这种方式来帮儿子讨回公道,看到母亲在烈日下声嘶力竭地痛骂着,他感觉比自己高考失败还要难过。本文来源于互联网:第十一章 高考

推荐阅读:

看网友对 第十一章 高考 的精彩评论

0 条评论

您的评论经过审核后才会发表,请不要重复提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