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好人平安 > 好人平安 > 第九十章 春梦了无痕

第九十章 春梦了无痕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好人平安小说]
https://www.haorenpingan.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傅平安还礼,走进守备区大院,沿着林荫道走向警通连宿舍,那是两年前他来到这里的第一站,但是那栋六十年代的苏联式建筑竟然不在了,原址变成搭着脚手架的建筑工地。

    一个兵路过,傅平安叫住他,打听警通连的新地址,那兵看到傅平安的中士肩章,先敬礼再说话,说警通连搬家了,先在体育馆里凑合着。

    “守备区到处都在搞建设呢。”这个兵说。

    傅平安哦了一声,提起行李去体育馆,这里乱糟糟一片,偌大的室内体育馆变成了兵营,到处是铁架子床,分不清哪是哪,问了几个人才找到公务班的龚晨。

    龚晨见是傅平安回来,有点惊讶:“你怎么回来了,对了,你的东西都在。”打开柜子,里面放着虎骨酒和高丽参。

    “听说你看病去了,我正愁呢,我马上退伍了,谁帮你看这些东西,说话你就来了。”龚晨有些唏嘘,“程国才调走了,他主动申请去三团下连队,听说上岛了。”

    傅平安没说话。

    “咱们连换了新的连长和指导员,被你打掉牙的林鹤也调走了,不过人家是高升,到军区政治部当官去了。”龚晨接着说,“同时调走的还有胡大鹏,去军区司令部作战处当参谋,前途无量啊,孙连副也不在,接新兵起来,接完了还要当新兵连的连长……对了,你晚上住哪?”

    傅平安忽然醒悟,警通连已经没自己的铺位了,九连也撤编了,自己在部队的根没了。

    “没事,去招待所开个房间。”龚晨给他支招,“最近乱的很,这不快退伍了么,干部也懒得管,你不去西小楼找刘小娜叙叙旧,人家可一直惦记着你呢。”

    听到刘小娜的名字,傅平安心里咯噔一下,西小楼,他曾经魂萦梦绕的地方,让他受尽羞辱的地方,在历经沧桑后,这一切都淡了。

    傅平安决定先去探望熊司令,再去寻访故人,他来到干休所一号院,却发现大门紧闭,只听到狼狗的叫声,问了邻居才知道,熊司令病了,田阿姨陪着他去省城军区总院住院去了。

    于是傅平安又回到大院,四下逛了逛,他预感到这是自己最后一次在此处徜徉了,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守备区还是两年前的守备区,一草一木都没变过,但和傅平安同年入伍的兵,大部分都要离开这里,退伍前夕这些“老”兵难免心理波动,部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连管他们的纠察都提前退伍走人了,就是担心老兵报复。

    眼前就是西小楼,梧桐树的叶子落了,天色已晚,这个时间段通讯连应该是在晚学习,若在从前,傅平安根本不敢登门,现在却无比的释然,就像去同学家那样,光明正大的走进了西小楼的大门。

    西小楼里无男兵,就算是通讯连偶尔有些男性干部,也只局限在某些特定空间,比如一号台,女兵寝室是绝不会踏足的,但傅平安就这么进来的,第一个看到他的女兵惊讶到反应不过来,愣了一下才问:“你找谁?”

    “我……”傅平安脑海中闪过两个名字,最终还是说出刘小娜这三个字。

    捧着脸盆的女兵冲楼上喊道:“刘小娜,有人找,男的。”

    然后就看楼上栏杆处冒出一排齐耳短发的脑袋,女兵们像看西洋景一样看着贸然到访的男兵。

    “哪个连的?”

    “不认识……”

    “还是个中士哩,嘻嘻。”

    “这不是一级英模么!”

    “是咱们的兵王来了!”

    终于有人认出了这位男兵就是守备区头一号兵王,海岛蛟龙荣誉称号和一级英模奖章获得者,两年兵就扛上中士肩章的传奇人物傅平安。

    傅平安当然不知道,在他走后守备区搞了若干次“学习傅平安”的活动,把他整成了全守备区士兵的偶像。

    可是刘小娜却没出现,有女兵在楼上喊:“蛟龙,你稍等一下,我们班长马上就好。”然后一阵哄笑声。

    刘小娜终于出来了,她刚才第一时间得知傅平安来访后,一颗心怦怦乱跳,强忍住奔出去的心,回到铺位前拿出化妆包匆匆化了个淡妆,梳梳头发,还穿了双中跟鞋。

    傅平安还记得自己被逐出守备区的那天,下着大雨,刘小娜披头散发在雨中追吉普车,那次雨中相拥,给了自己坚持下去的勇气,为的就是有朝一日,功成名就,衣锦还乡,风风光光的,堂堂正正的来西小楼,这一梦想他实现了,而且是超额完成,但他却没得到想象中的快乐。

    “我们出去走走吧。”刘小娜在哄笑声中说道,丝毫也不避嫌的挽着傅平安的胳膊出了西小楼,但是在大院范围内还是老老实实的把手放开了。

    “我一直在等你。”刘小娜说,“听说你回来过,那天我值班,等我下机已经吹熄灯号了,我只听说你把林鹤揍了一顿,打的他满地找牙,真解气。”

    傅平安说:“我一直没有人身自由,我住院了,精神病院。”

    刘小娜停步,摸摸傅平安的额头:“你没事吧,难道他们说的是真的,你真有精神病?”

    傅平安笑了:“有没有精神病,你摸我的额头也摸不出来啊,是PTSD,应激反应比平常人大,但我不是疯子。”

    刘小娜拍拍胸口:“那就好,吓死我了,万一你突然发作我可招架不住。”

    “我不会冲你发作的,在守备区当兵的日子里,你是唯一对我好的战友。”傅平安笑道。

    这句话不知道为什么打动了刘小娜,她双目噙着泪水,嘴角却高高翘起来,无限温柔的看着这个比自己年纪小,却比自己军衔高的男兵。

    两年军旅生涯,是每个从军者一生中最难忘怀的时光,对傅平安如此,对刘小娜更是如此,不同的是,傅平安历经战火磨炼,最亲爱的战友都已牺牲,他也涅??重生了,而刘小娜的两年都在守备区度过,细碎重复的日子,如同把青春和感情切成碎屑洒在每一天,洒在每一条必经之路,洒在一号台上,现在要离开了,怎么不让她心疼。

    “走吧,我请你吃饭,我都听见你肚子咕咕叫了。”刘小娜兴冲冲拉着傅平安走通往干休所的侧门,守门的士兵看见一个肩章洗的发白的上等兵和一个中士出门,连问都不问。

    外面的世界很精彩,七点钟正是华灯初上,灯红酒绿的时刻,刘小娜熟门熟路找了一家小饭店,很娴熟的点了几个菜两瓶啤酒,和傅平安对饮起来,一边喝一边聊。

    “罗瑾也调走了,都是沾你的光。”刘小娜说,“保密条例在这,我们就不明说了,那件事之后,守备区很多人立功受奖,胡大鹏是本来就该调军区的,林鹤这个人渣就是胡扯八道了,他那样的货色连军装都不该穿,扯远了,罗瑾拿了一个二等功,提前授上尉军衔,调XX军去了,那可是野战军,一线部队,晋升最快的地方。”

    想到军区一招前的分别,傅平安黯然神伤。

    “我也借你的光,拿了一个三等功。”刘小娜笑笑,“还当了班长,两年兵没白当,爱过最渣的人渣,受过最重的情商,也参与过战争,立过功受过奖,最后挂着大红花光荣退伍,原本我以为会除名退兵呢,呵呵,这都是命啊。”

    两人喝完了啤酒,正寻思是回去还是再要两瓶,忽然饭店的门被推开,一群便装青年涌进来,他们都是守备区快退伍的兵,不光有大院的兵,还有下面部队的兵,大部分傅平安都没不认识。

    老兵们可认识傅平安,这下想走也走不了,都是同年兵,共同话题三天三夜说不完,于是添酒回灯重开宴,白酒啤酒成箱的上,刘小娜还拿出手机叫了两个女兵出来助阵,大伙儿喝了个昏天黑地,谁也不服输,喝大了就偷偷出去抠喉咙吐了回来继续喝。

    傅平安喝的最多,谁让他是兵王呢,大伙儿轮番敬酒,车轮大战,哪怕是钢筋铁骨也架不住这种喝法,但他一直保持着神志没出溜到桌子底下去。

    小饭店已经打烊,勉强还清醒着的人把战友们挨个往回送,傅平安没地方可去,只能去招待所开房间,他喝大了,走路都发飘,只记得刘小娜不停和自己说话,转眼就到了招待所,还见到了另一个老战友顾磊,是顾磊给他们开了个套间大床房,带浴缸的那种。

    后面的记忆,傅平安就模糊了,他只记得自己做了个春梦,梦里那个白的发亮的酮体既像是刘小娜,又像是罗瑾,他仿佛在大海上航行,一会儿在波浪的峰顶,一会儿落到谷底,荡漾刺激,一泻千里。

    当傅平安醒来的时候,头疼欲裂,他喝了太多种酒,而且都不是什么好酒,这会儿反胃恶心,去洗手间趴在马桶上又吐了一回才神清气爽,看看床头上的小闹钟,已经上午十点钟,赶忙洗漱一把,穿上军装下楼。

    前台站着的是另一个陌生的服务员,傅平安问他顾磊在哪儿,服务员说顾磊今天退伍。

    傅平安猜到了什么,急忙来到守备区大院,发现欢送仪式已经结束,大巴车也在十分钟前开走了。

    大操场空荡荡的,如同他一去不复返的青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本文来源于互联网:好人平安-九十章 春梦了无痕

推荐阅读:

看网友对 第九十章 春梦了无痕 的精彩评论

0 条评论

您的评论经过审核后才会发表,请不要重复提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