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好人平安 > 好人平安 > 第八十七章 替别人活着

第八十七章 替别人活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好人平安小说]
https://www.haorenpingan.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傅平安跨上哈雷摩托的后座,仔细端详,发现这并不是真哈雷,而是一辆外形接近的钱江150太子摩托,高车把,低车座,大宽胎,坐起来很舒服,辛子超一拧油门,雪亮的车灯照亮前路,摩托车风驰电掣而去。

    摩托车在县乡公路上足足开了一个钟头,在各种载货车、农用车之间游鱼一般穿行,经过一个镇子之后又开了一段距离,前面灯火璀璨,到了大城市了。

    所谓大城市,不过是类似于东岛的县级市,县城里总会有一个迪厅,用来安放县城青年们躁动的青春,傅平安离得老远就看到建筑物上巨大的“滚石”霓虹灯字样,楼下车水马龙,汽车摩托车三轮车熙熙攘攘,辛子超开到停车场,示意傅平安下车, 也不熄火,直接将车交给一个泊车小弟。

    小弟认识辛子超,很恭敬的喊他健哥,辛子超拍拍小弟肩膀,小弟就受宠若惊,满脸喜色。两人从迪厅的后门进入,一路之上所有的人都对辛子超毕恭毕敬,那种尊敬是发自内心的,不像是对投资人大老板,更像是粉丝对偶像。

    接近舞池的位置,音乐声很吵,光怪陆离的灯光下,各色男女摇头摆尾,群魔乱舞,辛子超大声对傅平安说:“随便玩,自己的场子。”

    傅平安点点头,走到舞池的角落中静静欣赏,他还穿着病号服和拖鞋,也没人在意别人的装束。

    忽然音乐画风一转,一身终结者打扮的辛子超登台了,下面顿时一片欢腾,有人尖叫健哥,有人狂吹口哨,只见辛子超戴着墨镜,机车夹克上亮闪闪的钢钉和铁链,在台子上走起步子如同脚下安着弹簧,他一指台下:“What’s up handian!”顿时欢声雷动,小城青年们如瞬间打了兴奋剂,扭动身体尖叫连连。

    傅平安明白了,辛子超是迪厅的金牌DJ,他极擅长炒热气氛,满嘴的英文和港台腔,令小城市的人耳目一新,站在调音台前娴熟的调节着音乐,把气氛烘向高潮。

    迪厅里的音乐分贝极高,考验着人的耳膜承受能力,各种灯光刺眼无比,神经衰弱的人在这里连一秒钟都撑不住,傅平安是怕黑的人,但在此间却没有发作的迹象,因为他怕的是极安静的黑,怕的是空无一人的孤独,迪厅里人满为患,音乐震耳欲聋,让身处黑暗角落的他居然有一种奇怪的安全感,他闭上眼睛,感受着音乐的节拍,居然很享受。

    不知道过了多久,有个服务员过来将傅平安领到包房里,辛子超和几位乡土气息浓厚的大哥坐在这里,桌上摆着洋酒和香烟,音乐依旧很吵,说话需要对着耳朵大声喊,辛子超打手势让傅平安喝酒,和一个大佬耳语几句,再次上台。

    辛子超的上台将气氛推向新的高潮,他不知道啥时候换了行头,一条九分长的黑西裤,下面是醒目的白袜子,太空舞步空灵炫目,一首迈克尔.杰克逊的《Billie Jean》演绎的惟妙惟肖,整个迪厅为之疯狂,大佬们叼着烟鼓掌,虽然傅平安觉得他们不一定知道辛子超唱的是什么。

    理论上迪厅营业到清晨五点,但过了两点之后人就渐渐散去,傅平安在包房沙发上睡了一觉,醒来后发现身上盖着辛子超的机车夹克,音乐早停了,清洁工在舞池里打扫着垃圾。

    辛子超拎着一塑料袋煎包和一个保温桶过来,桶里装的是又辣又香的胡辣汤,傅平安的馋虫都被勾出来了,这是他吃的最爽的一顿早饭了。

    吃完饭,辛子超拿出一个厚厚的信封,随便抽出一叠来给傅平安:“见者有份,拿着。”

    傅平安倒也不见外,接了钱问道:“老班长,他们为什么喊你健哥,用的是化名?”

    辛子超说:“不是啊,合法挣钱用什么化名,我叫陈健啊。”

    傅平安心里咯噔一下,想到辛子超是一名严重的精神分裂患者,就没敢再说什么。

    在城市即将苏醒之际,辛子超驾车带着傅平安踏上归途,目的地3374医院,东方既白,天光渐亮,摩托车飙到最高时速,只用了四十分钟就赶到医院,山谷中的精神病院还在沉睡中,辛子超藏好摩托,带着傅平安悄悄进了医院,各自回屋睡觉,再过一会就该起床了。

    ……

    崭新的一天开始了,病人们按部就班的吃早饭,服药,做早操,然后自由活动,傅平安是新来的,还没完全熟悉环境,他靠在窗边,看几个老年病人打康乐球,心说怎么没看到辛子超,可能这家伙还在补觉吧。

    不经意间一回头,楼下操场上,有个病人正拿着大扫帚扫落叶,扫的很认真,很卖力,傅平安有些不解,卫生工作不是应该由工作人员负责么,怎么让一个病人干活,定睛一看,扫地的不是别人,正是嗨了一夜的辛子超,只是他扫地的笨拙姿势和舞台上的太空步完全联系不到一起。

    傅平安下楼,想和辛子超聊几句,正好王医生也过来了,手插在白大褂兜里慢悠悠路过,招呼了一声:“扫地呢大壮。”

    辛子超丢了扫帚,立正敬礼:“王医生早。”

    “你也早。”王医生回道。

    “报告王医生,我又捡到钱了。”辛子超从兜里摸出一个信封双手奉上:“不知道是谁丢的,我交给您,你帮我寻找失主吧。”

    “又捡到了啊,是不是有人故意塞给你的啊。”王医生似乎已经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情。

    “不明不白的钱我不要。”辛子超说,瓮声瓮气,憨厚中带着倔强,语气和夜间的他截然不同。

    “好吧,我帮你收着。”王医生接了钱,辛子超如释重负,拿起扫帚继续扫地。

    等王医生走过来,傅平安上前问道:“他有几个人格?”

    王医生说:“你都看见了?目前有三个,一个杨万勇,一个陈健,一个王壮。”

    傅平安不解:“他不是叫辛子超么?”

    王医生说:“对,他是辛子超,但辛子超的人格藏在最深处,快要湮灭了。”

    “为什么会这样?”傅平安毛骨悚然。

    王医生说:“和你一样,一次任务,战友全死了,只有辛子超活下来,通常幸存者会有一种严重的负罪感,觉得自己不应该活着,辛子超就是这样,他在替战友们活着,而他本人,在他意识里是已经死了的。”

    傅平安想到牺牲的四位战友,一阵刺痛。

    “这里的故事多了,够写几部小说的。”王医生摇摇头,走了。

    傅平安花了一段时间才消化这件事带来的心理震撼,开始仔细观察辛子超的三重人格,杨万勇狡黠幽默,爱恶作剧,陈健豪迈不羁,爱音乐,爱摇滚,王壮朴实憨厚一根筋,农村兵出身,类似许三多一般的存在。

    辛子超在三种角色之间可以无缝切换,分演不同角色时,语气动作步幅都有差异,他能分裂的这么绝妙彻底,说明他和三个战友之间无比默契熟稔,就像傅平安和四个哥哥那样,彼此熟悉到一个眼神一个口头禅就知道什么含义。

    ……

    傅平安的自考书买来了,学自考是他落榜之后就给自己预备的一条路之一,听人说自考文凭含金量很高,以后找工作时拿得出手,不过在专业方面没太多选择,他是奔着文凭去的,不是奔着专业去的,就随便选了个经济管理类。

    自学考试是高等教育的一种补充方式,与普通高考和成人高考不同的是,自考是宽进严出,无门槛,谁都能参加,但是考试非常严格,难度不亚于高考,合格一门结业一门,全部科目合格之后发放毕业证,自考文凭不但能代表学历,更意味着考生具备坚韧不拔的毅力。

    傅平安不缺毅力,但是在某些学科上缺少天赋,尤其是在自学阶段没有老师辅导,可谓举步维艰,文科类他没问题,英语也无障碍,最怕的就是高等数学,自考的高数书如同天书一般晦涩难懂。

    他想到了那位第一个需要教材的病友,那人叫舒静宇,据说是二炮部队的文职干部,国防科技大的高材生,傅平安有心向他求教,客串一下数学老师。

    舒静宇每天都在做题, 那一面黑板就是给他预备的,虽然下面只有一个瞎子学生,他依然乐此不疲,忽然有一天,下面多了一个学生,而且目光炯炯,还做笔记。

    这下舒静宇兴奋了,滔滔不绝,洋洋洒洒,可是傅平安一个字都听不懂,他举手问道:“老师,您在讲什么?”

    舒静宇拿粉笔写下一行英文,字体太飘逸,傅平安看了半天才分辨出来:Birch and Swinnerton-Dyer Conjecture。他顿时就惊了,搞数学搞到某某猜想的地步,那就是进入化境了啊,比如我国著名数学家陈景润一辈子都在研究哥德巴赫猜想。

    “希尔伯特第十问题是不可解的,即不存在一般的方法来确定这样的方法是否有一个整数解。当解是一个阿贝尔簇的点时,贝赫和斯维讷通-戴尔猜想认为,有理点的群的大小与一个有关的蔡塔函数z(s)在点s=1附近的性态,猜想认为,如果z(1)等于0,那么存在无限多个有理点(解),相反,如果z(1)不等于0,那么只存在有限多个这样的点。”

    舒静宇说完,走到傅平安面前问道:“你不觉得很有趣么?”

    看着他真诚的目光,傅平安不得不硬着头皮很违心的回答:“有……有趣。”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本文来源于互联网:好人平安-第八十七章 替别人活着

推荐阅读:

看网友对 第八十七章 替别人活着 的精彩评论

0 条评论

您的评论经过审核后才会发表,请不要重复提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