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好人平安 > 好人平安 > 第七十七章 追悼会

第七十七章 追悼会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好人平安小说]
https://www.haorenpingan.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年长的叫金大昌,公开身份是开金达莱餐厅的朝鲜企业家,年轻的叫李炳成公开身份是一家韩国外贸商社的副社长,两人都常驻望京,能说一口流利的普通话,混在人群中看不出是外籍人士。

    但他们的真实身份并不简单,金大昌是劳动党39室的干部,李炳成是韩国国家情报院的特工,但他们之间的关系并不是敌对的,而是密切的合作关系,经常互通有无,暗度陈仓。

    这两个国家之间,并不像外界认为的那样水火不容,自从北边新的领导者继位以来,其实已经放弃了武力统一的构想,而南边也没有兴趣接收两千五百万赤贫的同胞,保持现状对他们才是最有利的,一个强悍的外敌也有助于内部统治。

    当北边的统治者需要资金的时候,会通过第三国出售一些文物或者情报,当南边的政客面临危局的时候,会花钱请北边的同胞在边境上制造摩擦来转移国内注意力,发射多少炮弹都是明码标价的,双方合作的一直很愉快,这次应该也不例外。

    傅平安是被一艘朝鲜潜艇捞起来的,而当时这艘潜艇正在公海抵近侦察,朝鲜谍报发达,从镇海基地的调动上判断黄海有事,为防备美韩联军突袭,黄海舰队派出数艘潜艇冒着风暴出航,其中一艘就在374岛附近监听,当时中美双方的海空军忙着对峙,谁也没工夫搭理它,傅平安用小八一电台和指挥部之间的明语通话,朝鲜潜艇都录下来了,也能从各种细节上分析出大致发生了什么事,再结合之后几天从中韩两国获取的情报,更加可以确定,这次海岛冲突,美国人损失巨大,成建制的海豹战损,似乎还有重要人物失踪。

    于是朝方才提出这个交易,他们并不是漫天要价,而是经过精确核算的,美国人要报仇,要换回俘虏,最需要的就是对方的俘虏,一亿美元不算多,就算美国人嫌贵,还可以让韩国人当冤大头出钱嘛。

    听到一亿美元的价码,李炳成牙花子发酸,他问:“这个人军衔很高么?”

    “列兵,相当于南朝鲜的二等兵,也就是最低的军衔。”金大昌说。

    “这个我不能做主,需要向上面汇报。”李炳成说。

    “不急,我们可以等。”金大昌举起酒杯:“祖国统一万岁。”

    “祖国统一万岁。”李炳成和他碰杯,一饮而尽。

    这次两个人之间的南北会面结束之后,喝的醉醺醺的两个家伙相约去做个大保健,当他们离开后,服务员过来收拾餐具,顺手将一枚贴在桌子底下的芯片拿走。

    ……

    头七是召开追悼会的日子,守备区大礼堂改成了灵堂,警通连的士兵穿上礼服,臂带黑纱,持枪护灵,五具冰棺一字排开,烈士身盖军旗躺在万花丛中,唯独傅平安的棺材里装着一件折叠的整整齐齐的军装和一顶军帽。

    哀乐声中,政委主持追悼会,司令员致悼词,他高度赞扬了五名守岛战士不畏艰险,无惧牺牲的奉献精神,用了大量溢美之词,但却始终没提究竟获得何等功勋,这不免引发大家的疑惑。

    按理说这种规格的功劳,一等功是没问题的,但问题在于守备区是师级单位,最高只能授予二等功,军级单位才有资格授予一等功,而军区则最高可授予二级荣誉称号,对于同一事迹,只能授予一次功勋,迟迟没有授勋,这只说明一件事,对于烈士的表彰已经提到军区甚至军委,上面还在考量功劳的份量。

    当兵的懂这个,家属可不懂,他们这两天听了很多版本的故事,关于抢救的物资财产究竟是什么,有人说是为了保护灯塔,有人说是为了弹药库,还有人说是为了抓紧时间收养殖的海带,总之这五个人死的并不壮烈,做家属的自然也没资格和组织讲什么条件。

    在这种心情下,家属们的心情就更加难过了,遗体告别的时候悲伤达到顶峰,几个做母亲的人哭的近乎晕厥,被两个女兵扶着都站不起来,只有葛丽萍最镇定,她远远看到居中冰棺里的木头头像就明白了,央求范东生把儿子带出去玩一会,范东生就把孩子带到追悼会大门口去玩,小孩很乖,坐在台阶上数花圈:“一二三四五……”

    范东生说:“黄小明,你爸爸出差了,去非洲干维和部队去了,等你中学毕业他就回来了。”

    小孩说:“哥哥你骗人,你们都骗我,其实我知道,我爸爸上天了,他再也不回来了,这些花圈就是给他的,我外公死的时候也摆了好多花圈。”

    范东生忍不住鼻子一酸。

    礼堂内哀乐伴随着哭声传来,家属告别完遗体,是后备区大院的干部战士列队瞻仰遗容,当通讯连集体出现时,发生了突发事件,一个女兵从队列中跌跌撞撞冲出来,竟然扑到潘兴的棺材里,几个女兵急忙将她架出来,这个人就是张维娜,罗瑾为了让她吃饭,许诺带她来看爱人的遗容,几乎一周水米没沾牙的女人迸发出惊人的力量,喝牛奶吃稀饭,迅速恢复了部分体力,罗瑾又给她找了一身军装,混在队伍里进入灵堂,没想到还是失控了。

    要在平时,司令员和政委一定震怒,但面对真情流露,铁石心肠也会软,司令员啥也没说,政委只当没发生,而潘兴的父亲,那位严肃的武警少将依然没有流露出一丝怜悯之情。

    冗长的追悼会终于结束,烈士遗体送往火葬场火化,除了傅平安的家属,其他人都会得到一个蒙着红绸子的骨灰盒,而抚恤金也会打到他们的银行卡里,整件事到此基本结束,接下来就是回程。

    回程时又发生一件事,清晨时分,门岗哨兵看到一个家属带着孩子,拖着行李箱离开,哨兵不懂事就没报告,等到发现已经是早上八点多了,负责陪护家属的战士发现黄姚武的家属提前离开,人去房空,政委接到报告后立刻派人去追,一个寡妇带着孩子辗转倒车上千里怎么能行,部队必须护送。

    孙鹏带了一男一女两个战士开着军车一路追,打对方手机也关机了,据分析嫂子应该是乘坐最早的长途车去往邻市搭乘火车返乡,他们也追过去,在火车站看了列车时刻表才松了一口气,最早的一班车还有三个钟头才发车,一行人在火车站周边就开始找了。

    葛丽萍带着儿子从长途车上下来,先去售票处买回老家的票,因为普通话说的不好,搞不清楚车次,被售票员和后面排队的人数落了一通,好不容易买了一张无座的站票,三个小时才开车,这时候小孩嚷着说饿,葛丽萍就一手拖着行李,一手牵着儿子去找东西吃。

    火车站附近充斥着各种小店,有卖烟酒的,卖纪念品的,卖熟食的,还有卖成人用品的,有些角落里干脆挂着红灯写着保健按摩的字样,葛丽萍不敢往那个方向走,先去了一家超市想买泡面,儿子噘着嘴要吃肉,葛丽萍心一软,决定吃个带肉的大排饭。

    旁边有一家小饭店,店面很小,明码标价,一份大排饭只要十块钱,葛丽萍点了一份,把行李箱放在椅子上,没过几分钟,大排饭来了,葛丽萍拿了三个醋碟,三双筷子,默念道:“老公,开饭了。”

    黄小明吃了两口大排觉得不好吃,葛丽萍夹起大排尝了一口,是酸的,肉有问题,怪不得这么便宜,看到老板胳膊上刺的龙,她也不敢说什么,和儿子把米饭吃了,付钱的时候发现钱包不见了,里面的五百多块钱和车票一起丢了。

    能在火车站周边做买卖的都不是善茬,老板拎着苍蝇拍过来,漫不经心问道:“怎么了,丢东西了?”

    葛丽萍说:“钱包被人偷了,对不起,我想办法。”拿出手机,却开不了机。

    老板说:“吃霸王餐是吧,还把箱子放座位上,赶紧给我拿下去!”又看到用了三个醋碟,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嘴里脏话不绝。

    葛丽萍一个孤身女人,还带着孩子,吓得瑟瑟发抖小心翼翼把箱子搬下来,连声道歉,老板说:“你箱子里有什么?这么金贵?”

    “没啥,真没啥。”葛丽萍当然不会说出真相,带着骨灰盒在人家店里吃饭多晦气。

    可是小孩子不懂这些,黄小明说:“我爸爸在箱子里。”

    老板吓得差点一个屁股蹲坐地上,“什么,你爸爸在箱子里,咋回事你给我说清楚,你给我打开!”

    葛丽萍只好打开箱子,拿出红绸子包裹的骨灰盒:“我们娘俩是来部队领骨灰的,孩子他爸没了,上星期的事情。”

    老板声音低了下去:“我看看行么?”

    葛丽萍解开红绸子,骨灰盒正面,是黄姚武身穿军装的烤瓷像,年轻的黄姚武意气风发,英俊潇洒。

    老板把店门哗啦一声拉上,拿起遥控器打开尘封已久的空调,说道:“大嫂,麻烦你把大哥请到桌子上,我去去就来。”说着匆匆从后门出去了。

    葛丽萍欠了人家的饭钱没给不敢走,留在这里又害怕,好在老板很快就回来了,手里拿着两份打包的肯德基套餐,还有一个装了生米的小碗,他把小碗摆在骨灰盒前,掏出烟盒,叼上三支烟一起点燃,插在米里,冲骨灰盒三鞠躬。

    “嫂子,我也当过兵,啥也不说了,这边饭店饭菜都不干净,你们吃肯德基吧,火车票也丢了是吧,放心,我安排,你们去哪,我火车站里有熟人。”

    本来还担惊受怕的葛丽萍没料到这个弯转的如此之大,面对一个陌生人,这些天来她憋在心里的痛和对未来的愁,终于决堤。

    看到大嫂子嚎啕大哭,老板不知所措,忽然门被推开,孙鹏带着两个兵冲了进来。

    “嫂子,你不能走,黄连长的功勋批下来了,不是二等功,也不是一等功,是二级英模!”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本文来源于互联网:好人平安-第七十七章 追悼会

推荐阅读:

看网友对 第七十七章 追悼会 的精彩评论

0 条评论

您的评论经过审核后才会发表,请不要重复提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