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好人平安 > 好人平安 > 第七十五章 他们的事迹无人知晓

第七十五章 他们的事迹无人知晓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好人平安小说]
https://www.haorenpingan.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次日,依旧阴云密布,傅冬梅一家三口彻夜未眠,每个人都是黑红眼圈,黑是熬的,红是哭的,要去参加大儿子的追悼会了,当爹妈的才发现衣柜里连一件体面点的衣服都没有,事到如今也来不及置办行头了,只能挑几件整洁大方的衣服带上,出门坐公交去火车站,因为范东的轮椅耽误了一些时间,还遭到公交车上很多赶着上班乘客的白眼。

    当胡大鹏带着武装部的专车来接人的时候,这家人已经走了,胡大鹏猜到他们先行一步,赶紧去了火车站,打了一通电话,终于在候车大厅的墙角找到这家人,胡大鹏连忙道歉,说我的错,没安排周到,然后带着他们去了贵宾候车室。

    淮门火车站有驻站军代表,他安排傅家人走贵宾通道提前上车,在其他旅客还在排队的情况下就上了火车,四个一等座,胡大鹏陪着家属坐,孙鹏在隔壁车厢坐二等座,开车之后,孙鹏就和胡大鹏换了位子,因为他是傅平安新兵连的连长,又是下部队后的副连长,他来讲述傅平安的事迹最合适。

    一路上,孙鹏搜肠刮肚,把傅平安夸得花团锦簇,简直生来就是当兵的材料,不折不扣的兵王,范东和傅冬梅问长问短,想象着儿子在部队的形象,悲伤的心情稍有安慰。

    范东生就不一样了,别看他学习不好,平时显得呆瓜一般,遇到事情脑子比谁都清楚,初生牛犊不怕虎,他毫不客气的问孙鹏:“既然我哥这么优秀,为啥把他弄到海岛上去,难道特种部队不更需要这样的好兵么?”

    孙鹏哑口无言,憋了一会才说:“那是锻炼他,宝剑锋从磨砺出嘛。”

    范东生说:“锻炼一年了,给我哥升军衔了么,我听说他还是列兵,我还听说,有人冤枉他,说他是流氓,我还听说……”

    “够了!”范东制止儿子,“你哪里听说的,胡扯八道!”

    范东梗着脖子说:“我就要说,我们学校初二的同学顾鑫的堂哥叫顾磊,和我哥是一年兵,也在一个部队,顾磊经常打电话回家,这些事我去年就知道了,怕你们担心不敢说,我憋一年了,今天非说不可,我哥是个好人,上高中都没谈过恋爱,他不是流氓变态,你们冤枉他了,把他害死了,现在又来装什么好人,还什么二等功,我呸!”

    傅冬梅抬手打了二儿子一记耳光,红着眼睛咬着牙,想说什么却说不出来。

    范东生捂着脸还不停嘴:“我不要军功章,那就是个铁牌子,我要我哥,我要我哥回来!”说罢嗷嗷大哭,谁也拦不住。

    傅冬梅也哭起来,从感情上来说,她一厢情愿的相信孙鹏的话,其实理智告诉她,儿子在部队混的并不好,现在人都没了,说什么也换不来儿子了。

    只有范东没哭,他瞪着孙鹏问:“首长,我二小子说的是不是真的?”

    孙鹏羞愧难当,作为部队代表,他没法说出实情,作为一个正直的人,他又不能隐藏真相,好在这时候胡大鹏闻声过来了,他坦然道:“傅平安是遭受了委屈,我们要相信组织,一定会给他清白的,如果做不到,我这身军装就脱了不穿了。”

    范东说:“机关大院的事咱搞不懂,但胡参谋有你这句话我就满意了,咱小老百姓不敢要求什么,就按正常待遇给,二等功,烈士称号,少一个都不行。”

    胡大鹏点点头,其实二等功是保守估计,三等功靠流汗,二等功靠留血,拿一等功的基本上没有站着的了,所以傅平安和其他四个人,很有可能获得军区批准,拿一等功奖章。

    火车到站之后,部队派来一辆丰田考斯特中巴车接人,除了傅家人之外,车上还有一对母子,母亲三十来岁,穿的比傅冬梅还土,小孩七八岁的样子,怯生生的不敢说话,傅冬梅和女的搭讪,问她是谁家的家属。

    “我是黄姚武的爱人葛丽萍。”年轻的母亲回答,她的普通话带有浓重的南方口音。

    胡大鹏说:“葛大姐的爱人黄姚武是平安所在部队的连长,在抢险救灾中一起牺牲的。”

    两个女人,一个失去了丈夫,一个失去了儿子,同命相怜,在车上又哭了一场。

    下午四点,考斯特开到东山守备区招待所,司令员和政委亲自在门口迎接,嘘寒问暖,说你们舟车劳顿,先休息一下,晚上给你们接风。

    明天是烈士们的头七,也是追悼会召开的日子,但一些事情还没落实,雷司令很焦灼,军区方面一直没给明确答复,到底是一等功还是二等功,他又不好紧催着问,好在家属们都通情达理,情绪稳定,他在招待所打了个照面就回来了,继续安排追悼会的细节。

    招待所这边,给烈士家属开的都是高级套间,连范东生都单独住一个套间,

    另外还从卫生队通讯连警通连抽调了男女各五个人照顾家属,比如在追悼会搀扶之类。

    负责照料傅家人的是龚晨和刘小娜,但刘小娜此刻却不在,她在保卫科办公室,手里拿着一个密封袋,袋子里装的是去年那两套内衣。

    刘小娜说:“东西我没扔,为了保存,我专门买了个小冰箱放着,以前你们懒得帮他平反,现在他是烈士,不能背着污名离开,查案用不着我教你吧,DNA检测很简单。”

    林鹤语重心长道:“这事儿本来大家都忘了,你再提起来岂不是对烈士的二次伤害么,和军功比起来,这点委屈算的了什么,撤销处分不就得了。”

    刘小娜说:“林鹤,我知道你想护着副政委的儿子,那件事我可以忽略,但谁把赃物塞到傅平安床底下的,这个人决不能放过,你不查是吧,好,我这就去找家属,把事情告诉他们,让他们去找司令员。”

    林鹤松了一口气,只要副政委的儿子没牵扯进来就好,他严肃道:“好,我答应你,这件事一定彻查到底,不管牵扯到谁,绝不姑息。”

    正说着,有人敲门,是警通连指导员的声音:“林副科长在么?”

    林鹤把指导员请进来,指导员看到有人在,说要不我等会再来。

    刘小娜很识相的起身,敬个礼走了。

    指导员坐了下来,说道:“是这么个事儿,去年给傅平安的处分,其实冤枉他了,做那事的另有其人。”

    林鹤哦了一声,表示自己早就猜到了,但心里有些纳闷,按理说警通连内部的事情自己压下去就行,何必要来找自己。

    指导员说:“这个兵也不是存心想陷害谁,他就是出于安全的考虑,没往自己身边放,咱们去检查的时候是打了个突然袭击的,寝室里几个人都不可能事先知道,本来这事儿过去也就过去了,但我听说有人一直在帮傅平安申诉,所以……”

    林鹤明白了,被人查出来和自己投案自首是两个概念,指导员是护着自己的兵呢。

    “这个兵是程国才吧。”林鹤抛了一支烟过去,淡淡道。

    “对,就是他,去年他就因为这事儿内疚的不行,考军校也考砸了,傅平安牺牲之后,程国才的心理压力更大,快要把自己逼疯了,他找我汇报思想,说出了实情,你说这个事儿闹得……唉。”

    林鹤说:“我先记下来,上面要问,咱们也有应对,公开就免了,不能为了一个牺牲的士兵,再牺牲一个好兵。”

    指导员说:“林副科长您的水平就是高。”

    ……

    招待所,范东生从自己的房间里溜出来,找到一个服务员打听顾磊在哪,服务员带他找到了顾磊,范东生娴熟的拿出烟来:“班长抽一支家乡烟。”

    顾磊说:“你是傅平安家属吧,我俩新兵连一个班的,咱是老乡。”

    范东生说:“我和顾鑫是同学。”

    关系摆在这,不用多铺垫,范东生开门见山问道:“哥,我就想知道,我哥到底咋死的,说什么抢险救灾,我不信。”

    顾磊说:“这我真不知道,我就是一招待所的兵。”

    范东生说:“哥,你玩游戏不?”

    顾磊一愣:“玩啊,咋了?”

    范东生说:“游戏里,小酒馆的侍者都是消息最灵通的,招待所就是守备区的小酒馆,哥你看着就那么精明,为人处世一等一的水平,没有任何秘密逃得过你的眼睛,你说不知道,我真不信。”

    顾磊说:“不管你信不信,我是真不知道,就算知道我也不能说,我就快退伍了,不想临走前犯个大错误。”

    范东生说:“啥性质的错误。”

    顾磊说:“泄露军事秘密的错误。”

    范东生说:“哥你这么一说,我就懂了。”

    楼上,有人敲响了傅冬梅的房门,门一开,外面站着三个人,一个勤务兵,一个养尊处优的妇女,还有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军人,穿着87夏服,绿色软肩章上是刺绣的金色松枝和金星,这是一位老将军。

    傅冬梅赶忙将客人迎进来,沙发上落座,再把范东的轮椅推过来,那妇人自我介绍说这是咱们守备区的老司令,傅平安在上岛之前就是跟老司令当勤务兵的。

    熊司令拿出一本精装的书来,封皮上是横刀立马的英雄形象,书名是四个大字:戎马太行,作者栏里有三个名字,口述者熊太行,编著者是傅平安和另一个名字。

    “这是我的回忆录,小傅帮着编著的,给你们留个念想吧,小傅是个好孩子,更是个好兵,最优秀的军人马革裹尸,死得其所,你们应该感到骄傲。”熊太行说。

    范东说:“谢谢首长,我就想知道一件事,我儿子是怎么牺牲的。”

    熊太行说:“是为了抢救军事物资,落入大海牺牲的。”

    这个说辞和胡大鹏一样,但范东和傅冬梅并不相信,直觉告诉他们,儿子一定死的轰轰烈烈。

    ……

    海的另一面,朝鲜民主主义共和国南浦特别市的一家医院里,圆脸女护士拿着棉签,细心的给伤员背上的大面积烧伤涂抹药膏,这个伤者是海军送来的,已经昏迷了五天,谁也不知道他的来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本文来源于互联网:好人平安-第七十五章 他们的事迹无人知晓

推荐阅读:

看网友对 第七十五章 他们的事迹无人知晓 的精彩评论

0 条评论

您的评论经过审核后才会发表,请不要重复提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