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好人平安 > 好人平安 > 第七十三章 唯一幸存者

第七十三章 唯一幸存者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好人平安小说]
https://www.haorenpingan.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罗克功中将乘坐的直升机飞抵374岛的时候,他没让飞行员立刻降落,而是围着岛盘旋了三圈,小岛上弹坑密密麻麻,均匀分布,营房码头全都不复存在,足见战斗惨烈至极。

    机舱里,一个中校参谋感慨道:“消耗的弹药等于打了一场小型局部战争。”

    罗克功说:“这就是一场家门口的战争。”

    直升机好不容易找了一小块平地降落下来,罗汉跑步上前敬礼:“报告副司令员,地面上没有完整的尸体了,只在374高地反斜面上找到我军一具遗体。”

    罗克功顺着罗汉的手指看过去,地上躺着一个人,身穿洗的发白的绿军装,脸上蒙着T部队的迷彩服,来得匆忙连尸袋都没带,更别说白布,老T们只能用这种方式让牺牲的战友保持最后的尊严。

    “我想看看他。”罗克功说。

    罗汉轻轻掀起迷彩服,动作轻柔的像是怕惊醒了熟睡的爱人,军服下是一张黝黑英俊的脸庞,双目依然圆睁,宛如还在与敌人拼杀,额头正中央有一个弹孔,子弹从这里穿过去,人是瞬间死亡的,没有任何痛苦。

    罗克功蹲下来,用手去抚烈士的眼皮,抚了几次都没成功。

    “孩子,放心的去吧,咱们打赢了。”罗克功说。

    神奇的是,这句话之后,烈士的双目竟然真的合上了。

    “他是岛上的机要参谋潘兴,零四年指挥学院综合成绩第一名毕业,到现在还是中尉。”罗汉看过驻岛人员的档案,对每一个人的相貌特征和履历都耳熟能详。

    “我认识这孩子。”罗克功说,“还有其他四个人呢,活要见人,死要见尸,这是命令。”

    “是!”罗汉大吼一声,顿了顿说:“老廖那一组人……”

    辛苦磨砺出来的宝刀没有折损在杀敌的战场上,怎能不令人心疼,但罗克功只是淡淡地说:“按照正常程序处理吧。”

    人和人不一样,兵和兵也不一样,罗汉和老廖这种兵是部队千锤百炼训练出来专门执行特种任务的,高强度的训练接近人体能承受的极限,心理上的打熬更让他们随时坦然面对死亡,包括自己和战友的,他们是真正和死神打交道的人,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但黄姚武和傅平安这样的军人不同,他们参军入伍只是为了寻一个人生出路而已,尤其是在和平时期,入党、提干、上军校、晋级、转业到好单位才是他们关心的重点,这次,前者的事情让后者代劳了,而且他们没有任何怯懦退缩,相反打的相当不错,这才是最让罗克功动容的。

    罗汉手底下只有几十个兵,只带了武器装备,没拿工具,想执行副司令的命令有些难度,这个岛是东山守备区的,理应他们的人在处理,坐镇后方指挥的雷司令考虑了一下,374驻军隶属海防三团,按理说该让三团处理后事,可是三团的兵都散布在几十个小岛上,一时间没法调集足够的人手,于是这个光荣的任务就交给一团和二团了,这两个团各自派出一个加强连 一共三百人上岛搜索。

    海防二团驻地,炮兵营紧急集合,已经是上等兵的孙小木领了实弹,全副武装站在队列中,连长没说任务是什么,只让他们带上铁锨和黄脸盆,还有劳保手套,士兵们就都很不解,带枪,发实弹,这是军事任务啊,怎么还要带工具,最奇葩的是黄脸盆都要带上,谁也猜不透任务究竟是什么。

    一百五十个兵登车前往码头,列队上登陆艇,孙小木挤在人群中,听着水壶饭盒和枪械叮当碰撞的声音,心里有些激动,他问班长:“是不是要解放宝岛了?”

    “别胡扯,让你干啥就干啥。”班长说。

    风暴过后的大海风平浪静吗,登陆艇开到中午,抵达目的地,这是一个远离大陆的小岛,原本荒僻的地方今天热闹非凡,附近海面上停泊着一艘驱逐舰,另有几百艘渔船巡弋,提前抵达的工兵部队用钢架搭了个临时的码头,另一艘大型登陆艇也在等着靠岸,这艘船搭载的是一团的兵,傅平安在新兵连时期的老班长何昌盛就在船上。

    三百名陆军士兵登上小岛,每个人都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这分明是打过仗的地方,头顶一阵轰鸣由远及近,是守备区司令员雷必达抵达现场。

    雷司令亲自给部队讲话,他说纪律我就不强调了,今天你们看到的一切都不许对外透露半个字,违者军法从事!具体任务是地毯式搜索,把你们看到的任何非纯天然的东西舀到黄脸盆里。

    任务开始,三百个战士从小岛的最西端开始找起,起初他们还带着轻松和好奇的心情,随着发现的东西,心情愈来愈沉重,最多的是弹片,锐利的纯钢弹片被八月的阳光晒得炙热,孙小木是炮兵,他看得出这是重炮的弹片,小岛远离大陆,这应该是舰炮发射的大口径炮弹。

    其次就是各种奇形怪状的零件碎片,形状不一,有些上面还印刷着外文,没人能分辨出这是什么装备上的东西。

    最少也最震撼人心的是尸体残块,找了三个小时,连一具完整的尸体都没找到,只找到一些零星的碎肉、骨头和带衣服残片,一团的何昌盛捡到一块粘连着褐色毛发的头盖骨,头发很长,不像是士兵应该有的发型,他将这块头盖骨丢进黄脸盆,忽然想起这个岛的代号,374,零八年底他带的一个新兵就在这个岛上服役。

    以现代级驱逐舰的火力和射程,想在近三十公里外全方位覆盖一平方公里左右的岛屿还是有些力不从心的,有一部分炮弹落进大海,374高地的反斜面上也有几处死角,随着发掘的进行,一具完整的尸体终于找到,是一个兵搜寻的时候看到沙堆中露出一只戴着战术手套的人手,喊来一个班的战友用工兵铲挖了半天,挖出一个大胡子武装人员来,军装上没有任何国籍、部队和军衔的标识,一群军官围着看,评头论足,死人身上的携行具很先进,是海防团的人从没见过的,还有一支加装了战术手电、激光瞄具的卡宾枪,腿部枪套里插着一把USP手枪,背上有水囊,头盔更是先进,装着摄像头和通话器。

    海防团的军官们讨论了一下,判断这个武装人员不可能是海盗和恐怖分子,只能是某国的特种力量,至于他们为什么要入侵这个没啥价值的小岛就不得而知了。

    入夜,搜索还在进行,登陆艇送来了帐篷和补给品,炊事员在野战厨房里给战士们做热饭吃,吃完接着找,三百个黄脸盆里的杂碎东西统一归类,交给直升机运走,这些东西将会交给总参二部的人分析研判,以此来确定战果。

    374岛不但经受舰炮洗礼,高地工事内部还发生了大爆炸,据分析是海军仓库储存的TNT被人引爆了,工事部分坍塌,这个不是靠工兵铲能挖出来的问题了,雷司令下令连夜送工程机械过来,但是海军下手更快,十几条船开过来,上百名穿蓝军装的海军人员登岛,拉起警戒线,说陆军兄弟们辛苦了,这边的活儿我们干了,海防团的人当然不同意,最后惊动了罗克功才解决,方案是陆地上的事归陆军,海里的事归海军。

    ……

    深夜的黄海,战舰在巡航,声呐兵带着耳机侦听一切可疑的声音,忽然他听到一个奇怪的声音,立刻向上级报告,军舰根据声音方位寻找过去,看到一个类似水雷的东西在水中浮沉,舰载直升机起飞,雪亮的探照灯射过去,发现不是水雷,战舰上放下小艇,四个水兵过去近距离观察,看到有类似舱门的设置,打开之后,一股血腥味扑面而来,用手电一照,里面是两具尸体,一具是陆军战友,另一具是不明国籍人员。

    水兵先将陆军战友的遗体用绳索吊出来,再去吊不明国籍人员的时候,发现此人还有气息。

    这是一个重大的发现,水兵们把伤员送上军舰医务室检查,发现此人并无致命伤,只是严重脱水,吊上葡萄糖之后缓解许多,面对中国海军人员,俘虏坦白了自己的身份,美国海军少校约翰、斯普鲁恩斯。

    密电波飞向军区大院,飞向北京,彻夜不眠的机关大院终于收到一个明确的好消息,斯普鲁恩斯的身份很不简单,不管在政治上还是军事上,如果能把他掌握的机密挖出来,会对中美海军潜艇力量对比的天平上增加一个砝码。

    而那名牺牲的陆军士兵的身份很快得到验证,是驻守374岛的士官祝孟军,死亡原因是失血过多。

    奇怪的声呐信号来自这个圆形金属舱内部的一个小设备,如果不是有这个东西,也许斯普鲁恩斯就不会幸存,因为发现地点距离374岛已经有上百海里,几百艘渔船是不足以搜索这么远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本文来源于互联网:好人平安-第七十三章 唯一幸存者

推荐阅读:

看网友对 第七十三章 唯一幸存者 的精彩评论

0 条评论

您的评论经过审核后才会发表,请不要重复提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