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好人平安 > 好人平安 > 第二章 洛可可

第二章 洛可可

    傅平安会抽烟,上初中就偷他爹的烟抽,但只是少年人扮成熟而已,并不是货真价实的大烟枪,此刻他坐在售价一百二十万的高档越野车里抽着六十元一盒的软中华,身边还坐着一位飒爽美丽的大姐,不由得有些恍惚了,幻想自己成了纵横黑白两道的大佬,深夜乘车去处理一桩棘手的事情,开车的是自己的保镖小弟,身边是文武双全的美女助理……只恨没法将这一幕拍下来,不然明天必然轰动全校。

    茜姐并不知道“傅工”脑子里已经将自己都YY了一遍,她关心的是路况,时不时叮嘱秃子开慢点,天黑路滑,又下着大雪,就算是四驱的悍马也得小心翼翼的慢慢爬。

    目的地是三公里外的滨江大道,沿江一条街开的都是饭店酒吧歌厅,悍马车停在一处装修中的酒吧门口,霓虹灯还没通电,只能看出“ROCOCO”的字样,傅平安跳下车,将掐灭拿在手里的烟蒂丢进路边垃圾箱,念道:“洛可可酒吧。”

    “弟弟,知道啥意思么?”茜姐又点了一支烟,这回抽的是细长的女士烟,就没给傅平安递烟,她抽烟的样子风情万种,很江湖也很妩媚,傅平安愣怔了一下,迅即答道:“洛可可是一种艺术风格,产生于欧洲十八世纪,是巴洛克风格的延续和晚期阶段,特色是繁复精致,奢华细腻。”

    茜姐打了个响指:“秃子你听听,咱这个弟弟是人才啊。”

    秃子一脸的理所当然,拿出烟来递给傅平安,说道:“那必须的啊,我找的人能差了么。”他口音带东北腔,说“必须”两个字的时候,“须”发颤音,一般人学不会。

    酒吧处于装修扫尾阶段,里面灯火通明,装修风格果然是典型的洛可可风,用色娇艳明快,装潢点缀使用了大量的贝壳,整个酒吧曲线婉转,散发着奢靡享乐的味道。

    傅平安四下踅摸,可是没看到有供自己发挥的舞台,也是,酒吧又不是网吧,茜姐是不是搞错了啊。

    “弟弟,点唱机你会装吧,明天就要试营业,今天晚上必须弄好,不然几个老大明天到场一看掉链子了,那我的面子可就没了。”茜姐指着酒吧中央的一个小台子说。

    傅平安没进过酒吧,可是没见过猪跑总吃过猪肉,网上见过,这是驻唱歌手表演的地方,有环绕杜比音响系统,技术核心是点唱机,这是一台从没见过的机器,大大的液晶屏,没有触笔,用手指可以点开内容。

    “我靠!多点触摸电容屏!”傅平安到底是《电脑报》多年老用户,属于纸上谈兵的技术流,以前也有能点的触屏,但都是落后的电阻屏,多点触摸屏最典型的代表就是去年夏天苹果发布的第一代手机,傅平安梦想有一台苹果手机,可是实在太贵了,他也只能想想。

    “看看,绝对的内行。”茜姐又在猛夸傅平安,酒吧里几个装修工人也过来看热闹,一个人说赶紧调试好,请茜姐给俺们唱一个《青藏高原》洗洗耳朵。

    什么,调试这玩意?傅平安这才反应过来,顿时懵逼,他又不是装音响的技术员,一个网管,哪里懂这个啊,他问茜姐技术员哪去了,茜姐耸耸肩说骑电动车摔倒住院了,反正线都布完了,就差调试了,我们试着弄了一下不行,寻思还得找个懂技术的,大半夜的也找不到人,就把弟弟你请来了。

    傅平安心说你们还真是机智,这个时间确实只有网吧才开门,再加上自己不修边幅胡子拉碴的,看样子像个大人模样,所以把秃子和茜姐都唬住了,不过隔行如隔山,就算自己能处理网吧里的一些技术问题,不代表就能搞定这个啊,但少年人的傲气让他说不出示弱的话来,他手扶着下巴,装模作样检查了一通,问道:“有说明书么?”

    说明书确实有,但是全英文的,显示屏的界面也是全英文的,怪不得这帮社会人玩不转,傅平安英文也不咋地,但是一个应届高三学生再差也差不到哪里去,和秃子等人相比,就不是好与坏的差距了,而是会和不会的天堑。

    懂点英语的高中生想看懂晦涩的全英文说明书也是极有难度的,傅平安看了两页汗都下来了,字母都认识,单词全不熟,他甚至怀疑这不是真的英文,好在茜姐善解人意,问他是不是有些单词不认识,说着就从包里摸出了文曲星,还有一部苹果手机。

    有了文曲星电子辞典,看说明书就简单多了,再加上傅平安丰富的书本知识,他很快发现这个点唱机是一个使用linux系统的单机,超大容量的500G硬盘了存了十万首歌,连上功放和音箱麦克风,实现卡拉ok的功能,只要搞明白原理,这事儿就不难办。

    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傅平安一边查词典一边排查故障,旁人帮不上忙,干脆在一边打起了扑克,只有茜姐最体贴,时不时过来关心一下,看傅平安一手拿着电筒一手拿着螺丝刀忙的满头汗,茜姐摸出烟叼上点燃,再塞到傅平安嘴里:“弟弟,累了就休息一下,喝杯饮料。”

    这可是大美女叼过的烟,岂不是等于间接的接吻了么,傅平安精神一振,说不累没事,马上就好,其实他已经摸到了敲门,这个系统完全没问题,不工作很可能是某条线没接好,把遍布全场的音箱检查一圈就行,果不其然,关键问题出在电源上,配电箱里有一个空气开关忘了合上。

    解决问题很简单,一秒钟合上空气开关就好了,可是发现问题却花了四五个小时,再等傅平安将两个很少见的无线蓝牙麦克风匹配完成,外面天都亮了,茜姐很开心,亲自上台献唱一曲,果然是天籁之音,堪比王菲那英。

    “弟弟,谢了,你说个数吧。”茜姐心情很好。

    傅平安想了想说:“给十块钱吧。”他觉得这一夜收获不少,学了不少技术,还坐了悍马车,抽了起码半盒软中华,再狮子大开口就不合适了。

    “行,仗义。”茜姐挑起大拇指,拿出十块钱放到傅平安手里,“我就不送你了,让秃子开车送你回去。”

    傅平安就这样走出洛可可酒吧,又上了悍马车,回到网吧门口,下车前秃子递给他一个报纸包着的长条状物品:“拿着,茜姐给你的。”

    “不好吧,我拿过钱了。”傅平安推辞,可是秃子一瞪眼他就怕了,赶紧收下。

    悍马车走了,傅平安打开报纸,看到红灿灿的外包装和华表,这是一条中华烟!“大发了……”他默默念道。

    正在感慨,忽然一股大力从背后传来,傅平安被踹了个大马趴倒在雪地上,回头望,是沐兰气势汹汹的叉腰站着:“打你多少电话,接一下会死么!”

    傅平安心虚,他得意忘形了,忘了还有个沐兰在牵挂自己,拿出小灵通一看,果然八十多个未接电话,但是手机处于静音状态,怪不得没听到。

    再解释也白搭,沐兰抢过小灵通气哼哼走了,一副不听不听我就是不听的表情,傅平安还要交接班,网吧上午一般没什么生意,是老板的父亲,一个六十多岁的习惯早起的老人过来接手,交接完傅平安也匆匆往家赶,他要赶在母亲醒来前到家。

    来到家附近,迎面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窈窕修长,红白相间的运动服上带着三叶草的标志,几乎每次清晨回家都能遇到这个晨练的少女,对方也对傅平安很有印象,冲他微微一笑就甩着马尾巴跑过去了,傅平安忍不住回头望,少女脚上那双耐克的跑鞋要一千多块,他向往已久了。

    上楼,进门,八仙桌上的座钟指向五点半,母亲还在呼呼大睡,弟弟也睡的正熟,傅平安先将中华烟藏到枕头底下,本想开火煮点粥,可是一股困意袭来,他觉得时间还够,补个觉没问题,于是脱了衣服上床闭上了眼睛。

    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太阳已经高照,傅平安一个激灵爬起来:“糟了,迟到了!”

    家里空荡荡的,老妈和弟弟都不知道哪儿去了,傅平安匆忙起身,穿衣穿鞋,瞄一眼座钟,九点半!心里一阵绝望,但还是以最快的速度下楼,刚出门就回来了,书包忘带了。

    淮门市第二中学是傅平安的母校,他的初中阶段也是在这里读的,本来淮门市区有十八所高级中学,这些年来大力发展职业教育,很多高中撤并或者改成中专或者职高,整个淮门的普通高中就剩下四所,分别是二中、一中,铁路中学和师大附中,一中是省重点,铁中和附中各有所长,二中是最不起眼的,普通中的普通高中。

    学校距离家不算远,傅平安连滚带爬来到学校,校门紧闭,迟到的学生是没资格走大门的,非要走也行,等着下周的大会通报吧,于是傅平安选择从操场围墙爬进去,这是一条只有学生们知道的捷径。

    整个二中一片寂静,其他年级都没开学,只有高三年级的楼层有人烟,傅平安很机智的在厕所里等到下课,也就是有学生三三两两来上厕所的时间,他堂而皇之的混进了教室,坐在了自己的座位上,长出了一口气。

    旁边有人冷哼一声,是沐兰,二中的课桌是老式的双人桌,本来高三年级是没有男女同桌的,但男女生都是单数,最后只能有一对合坐,就是他俩了。

    “倪老师说什么了么?”傅平安问。倪老师是语文老师,班主任,一个三十岁的大姑娘,至今未婚,把精力和热情都放在这班学生身上了。

    “问了,空了那么大一块,想不发现都不行。”沐兰说,“别怕,我帮你请假了。”

    傅平安知道坏事了,沐兰出手,寸草不生。

    “你怎么说的?”

    “我说你去医院割皮包了,哈哈哈~”沐兰发出一阵坏笑,趁傅平安动手之前溜走了。

    孙杰宝和沈凯两个死党凑了过来,一脸神秘:“保险,你惹麻烦了,体育生那边放话要办你。”

    保险是傅平安的外号,体育生是二中一个独特的群体,普遍体质好学习差,和普通学生格格不入,还经常仗势欺人,招惹了他们就等于在学校没有好日子过了。

    傅平安纳闷道:“我没得罪他们啊。”

    孙杰宝说:“我给你提个醒,昨天晚上的事。”

    傅平安恍然大悟,原来那四个人中至少有一个是自己的同学,二中的体育生。本文来源于互联网:第二章 洛可可

推荐阅读:

看网友对 第二章 洛可可 的精彩评论

0 条评论

您的评论经过审核后才会发表,请不要重复提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