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好人平安 > 好人平安 > 第六十九章 黑暗森林

第六十九章 黑暗森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好人平安小说]
https://www.haorenpingan.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岛

    漫漫长夜已经到来,风雨没有减弱的迹象,援兵遥遥无期,敌人也没有任何动静,暴风雨同时阻隔了双方的援军,对于岛上的人来说也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

    轮到傅平安值夜班了,黄姚武把自己的防弹背心脱下,给老五罩上,仔细的扣上快速尼龙搭扣,说:“小心点,别瞌睡了。”

    “放心,我睡觉都是睁着眼睡的。”紧要关头,傅平安依然不失374本色,开了个没心没肺的玩笑,他身上的弹药经过补充,装具上插满弹匣,腰带上别了四枚手榴弹,八一杠擦拭一新,只等开张见血。

    “你小子。”黄姚武拍拍傅平安的后背,笑了,“打完这一仗,我保证你一个二等功,风风光光的回老部队绕一圈,让他们看看咱的成色。”

    傅平安说:“连长,我能考军校么?”

    黄姚武说:“必须能啊,你底子好,又立了功,上级肯定重视你,考军校,入党,过几年你就扛上中尉肩章了,兴许再过几年,军衔比我都高。”

    “那敢情好,以后我罩你,提拔,家属随军,都是我一句话。”傅平安咧嘴笑了。

    “行,我就指望你们四个兄弟了。”黄姚武说,“好了,你守着吧,子弹上膛,提高警惕。”

    傅平安当然不会掉以轻心,人这一辈子,遇不到几次拼命的机会,一旦遇上了,稍微分心可能就是死,自己死了无所谓,还会连累四个兄弟,所以傅平安打起精神,紧盯着眼前的黑暗,洞窟工事中没有一丝灯光,即便夜视镜也需要微光照明,敌人出现之前,肯定会有光亮和脚步声,一旦发现,二话不说拿手榴弹招呼就是。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傅平安隔一会就看一眼腕子上的鲁美诺斯夜光表,胡大鹏赠给他的手表派上了大用场,漆黑中能看到时间在流动,确定自己并不是迷失在无边的深渊中。

    八点半了,这时候正是看黄金档电视节目的时刻,傅平安忽然听到细碎的脚步声,他侧耳倾听,那声音却消失了,足足过了五分钟才重新响起,是赤脚走在水泥地上的声音,为了避免发生声响,敌人把军靴都脱了,可是坑道里实在太静谧,就算是老鼠经过,也会惊动值守的哨兵。

    傅平安等的就是这一刻,八一杠的快慢机早就调到连发上,闪身出来平端着步枪扇面扫起来,扫了一秒钟就闪身回来,果不其然,敌人的还击也来了,漆黑的坑道被一道道火舌照的通明。

    一颗手榴弹甩了出去,敌人仓皇后退,气浪和破片擦着墙角飞过,仓库里休息的众人被惊动,黄姚武和高小波过来支援,三支步枪交替开火,各自打了一个弹匣,感觉有些不对劲。

    对面的枪太多了,短兵相接时比的就是人多枪多,什么百步穿杨的枪法在巷战中没有太大意义,打的再准,不如一顿弹雨泼过来有效。

    “你们撤,我掩护,再不走就让人包饺子了。”傅平安又拽出一个实弹匣换上,只把手伸出来朝对面开火压制。

    “阻击三分钟,然后来会和。”黄姚武喊了一句,匆匆撤离。

    傅平安又打空一个弹匣,从容不迫的丢出一颗手榴弹,将空弹匣塞回防弹背心上的口袋,换上新弹匣,向后方撤离,背后子弹跟着脚后跟,他慌不择路,完全凭着本能往前走,走着走着,他发现自己迷路了,374山头中的工事如同蚂蚁窝,错综复杂,支脉和断头路很多,如果走进死胡同,被敌人堵在里面,那就真的是死路一条。

    他抬起手腕看表,表盘不亮了,摸一下表壳,才发现手表在交火中被一颗子弹擦过,表盘都被掀开了,得亏他是拿着枪伸出拐角射击,如果端着枪打,这颗子弹会击中他的胸膛。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只是现在连时间都无法掌握了,四下黑的如同掉进了浓墨的海洋,静的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

    傅平安干脆不走了,守株待兔比无目标的乱窜强得多,在无边的黑暗中,谁先暴露踪迹,谁先中枪。

    忽然有枪声传来,傅平安知道那是战友们和敌人在交火,他顾不上隐蔽了,快步前去支援,走着走着,他走着走着,脚下一绊,是个人,准确的说是个死人,随手一摸,本想摘点弹药装备,却摸到了熟悉的军装,是自己人!

    傅平安心里一痛,他摸出这个人正是朝夕相处的老班长高小波,身上没有弹孔,脖子上有一道很深的刀伤,气管食道大动脉都被切开了,就像杀鸡一样,应该是被人从背后偷袭的。

    高小波的身体还有温度,身上还有浓厚的烟味,他是大烟枪,每天两包烟,至今上衣口袋里还揣着半包烟,身上武器装备都没了,傅平安没哭,现在不是哭的时候,他又找了个地方隐蔽起来。

    时间在此处是失效的,这里只有永恒的黑暗,傅平安握着枪,脑海中一片空白,听觉嗅觉保持高度敏锐,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好像是受了伤的战友在低声喊自己,那声音越来越近。

    “老五……老五……”

    傅平安差点就应声了,这声音很像祝孟军,但他在最后一秒还是克制住了,因为他闻到一股不该属祝孟军的味道,那是只有长期待在潜艇上的人才有的浓重体臭味,海岛上的士兵不会有。

    傅平安从拐角处出来,对着发出声音的位置一通猛扫,声音戛然而止。

    良久,傅平安确定没有人在喘息了,在匍匐过去摸索一番,他打死了两个人,都穿着小翻领的美军潜艇工作服,胳膊上有臂章,其中一个人鼻梁较低,应该是个亚裔。

    他们身上带有武器装备,一支强光手电,一支霰弹枪和一把手枪,傅平安将霰弹枪背起,手枪插在腰间,打开手电照了照,确定了自己的位置。

    他现在位于工事的中部位置,向上是观察室和指挥室,炮台,机房,向下是仓库、宿舍,他决定向上走,上面能看到星光,向往光明是人类的本能。

    一声爆响,是手榴弹的爆炸声,就在头顶上,傅平安一惊,又打起来了,他打开手电寻找向上的楼梯,正找呢,忽然灯光大亮,尘封已久的柴油机启动了,坑道里的灯有一小半亮了起来,黑暗森林的时代结束了,所有人都暴露在灯光下。

    五分钟后,傅平安寻到了机房,柴油机就在这里,室内已经没有活口,这儿刚爆发过一场血战,血和内脏都糊在墙上,傅平安看到一具不完整的尸体,下半身穿着熟悉的绿色军裤和皮凉鞋,上半身基本上炸没了,只留下半个肩章,肩章上一条纵杠三颗星,是连长黄姚武阵亡了。

    和连长死在一起的两个美军,其中一个死了手还搭在柴油机的启动开关上。

    傅平安检查他们身上的枪,子弹都打光了,只剩下匕首和手榴弹,他不知道具体发生过什么,唯一肯定的是,连长是个好汉。

    五个兄弟,有两个已经阵亡了,敌人也报销了五个,战斗非常血腥残酷,傅平安的神经已经麻木,他意识到巷战中霰弹枪比较有优势,检查一下那支缴获的雷明顿里还有五发子弹,将八一杠背起,端着霰弹枪出来,他要报仇,他要为高小波和连长报仇。

    长长的巷道,暗藏杀机,每前行一步都多一分危险,傅平安走两步停一步,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嗅觉也处于警戒状态,前方拐角处传出一个声音:“八一。”

    “南昌!”傅平安脱口而出,这是他们的口令,敌人不可能知道。

    拐角处果然是战友,潘兴和祝孟军还活着,俘虏也活着,嘴里塞着破布不能发出声音,脸上有青肿,应该挨过揍。

    “连长牺牲了,老高也没了。”傅平安说。

    潘兴和祝孟军脸色一黯,战斗间歇容不得伤感,他们没有过多的讨论战友是如何牺牲的,现在最重要的是保存自己,打击敌人。

    “援兵怎么还没到?”傅平安急了,如果援兵早点到达,也许连长和老高就不会死。

    ……

    东山守备区指挥大厅

    最新情报显示,一艘提康德罗加巡洋舰在战场下方巡弋多时后北上,在距离374岛20海里的位置减慢速度,参谋们分析,374岛是没有争议的我国领土,敌军舰不会进入12海里范围,但不排除他们会派遣特种部队登陆作战。

    罗克功中将震怒,岛上已经打起来了,我军的援兵居然还在岸上等。

    “告诉他们,岛上已经有人牺牲,怎么办,让他们自己看着办。”罗克功说话很重,对T部队一点都不客气,其实对这支部队,将军充满了感情,不单是因为中队长罗汉是自己的亲侄子,更因为这支部队的前身就是他一手打造的军区三栖特种部队。

    风暴向西移动登陆,苇子沟机场正在遭受前所未有的大风侵袭,但是军令如山,不得不出动,两架卡28直升机引擎启动,旋翼开始转动,罗汉想上第一架,被廖胜超拉了下来:“老罗,你下一班吧,我替你测测风向先。”

    廖胜超和一组战友背着装备登机,卡28在狂风大雨中跌跌撞撞起飞,向东逆风飞行,罗汉在暴雨中遥望着直升机的尾灯远去,正要登机,忽然察觉到哪里不对劲,遥望远方天际,第一架卡28在剧烈盘旋,没几秒钟就坠地了,一团火焰升起,罗汉如同挨了一记勾拳般,痛苦的蹲了下去。

    老廖和整整一组战友,还没抵达战场就损失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本文来源于互联网:好人平安-第六十九章 黑暗森林

推荐阅读:

看网友对 第六十九章 黑暗森林 的精彩评论

0 条评论

您的评论经过审核后才会发表,请不要重复提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