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好人平安 > 好人平安 > 第一章 二月十三

第一章 二月十三

    傅平安撕下今天的日历,露出一个大大的黑体13,日历牌上方是2008,戊子年,甲寅月,葵未日,下面是宜入学,习艺,忌开光,入市,本来中学要到二十二号才开学,但是身为高三毕业生,正月初七开学天经地义。

    八仙桌上的座钟开始鸣响,现在是夜里十一点整,傅平安奔到阳台眺望对面楼宇,一片黑暗中只有寥寥几盏灯,其中一盏就在自家的正对面,虽然窗帘紧闭,但傅平安知道那是一个女生的书房兼卧室,每到这个时间就会关灯休息,今天也不例外,准时熄灯了。

    阳台也是傅平安的卧室兼书房,他家面积太小,孩子年龄大了,只能把阳台封起来当房子用,加上又是顶楼,冬天如冰窖夏天似蒸笼,那酸爽简直无法言喻。几块木板垫着板凳搭的床铺上堆满了课本和辅导材料,下面却藏着《电脑报》合订本。

    楼道里传来熟悉的脚步声,是母亲傅冬梅回来了,她在楼下开了个小卖部,前面卖烟酒百货,后面摆了两张桌子打麻将,白天打,晚上打,不到半夜不罢休,紧跟着就是钥匙开门的声音,傅冬梅就屋就吼:“怎么还不睡觉,几点了!”

    弟弟范东生本来还在看电视,一骨碌窜到床上睡觉去了,傅冬梅拎起热水瓶发现没热水,又训了大儿子一顿,都十八了还没点眼力劲,热水没了不知道烧。

    傅平安已经拉上了帘子装睡,听着母亲开煤气灶烧水洗脸洗脚,上床睡觉,和往常一样,五分钟后就传来鼾声,他起身拿起羽绒服,拎着鞋子走到门口,回望一眼,借着微光看见弟弟正趴在架子床上面冲自己眨眼,当哥哥的做了个噤声的手势,东生回一个ok的手势,表示自己会严守秘密。

    出了门之后,傅平安才穿上鞋子,悄悄下楼,他夜里出门是去网吧打工,外面冰天雪地,马路在月光下发着光,那是一层冰壳子,今年冬天全国遭受雪灾,远在南方打工的父亲范东春节都没能赶回来。

    网吧就在几百米外,隐藏在一片居民区内,这儿早先是个街道办的小厂,后来被人租下来开游戏厅,再后来改成网吧,有四十台机器,傅平安是兼职网管,夜班相对简单,大多数情况下在吧台后面睡觉就行,来包夜的都是常客,小问题自己就能搞定。

    交接班之后,傅平安自己开了一台机器扔着,他和同龄人一样爱玩游戏,但是区别在于别人玩游戏花钱,他玩游戏不花钱还能赚钱,兼职工资不算,游戏里练出来的道具还能换来一些收入,他就指着这个给自己赚大学四年的学费哩。

    窗外结了一层冰花,又开始下雪,今夜注定平淡无奇,傅平安打了个哈欠,拉上毛毯在钢丝床上打盹,他要在清晨时分母亲还没醒来的时候赶回去,不能露出分毫马脚……

    睡了不到五分钟,网吧的大门被人砸响,傅平安开门前先看了一下监控视频,站在门口的并不是来临检的警察或者文化执法大队,而是四个年轻人,兴许是来晚了的顾客,于是他前去开门,打开门的一瞬间就后悔了,这四个人横眉冷目的,一看就是来找茬的。

    为首一人缠住傅平安:“这是益虫网吧?你是网管?”

    其他三人径直向网吧里走,走到每一个包夜的玩家身后去查看电脑屏幕,今晚上人不多,就十来个,所以查起来很容易,很快就找到了他们要找的人。

    几个人站到了一个身材瘦小的玩家身后,这小子戴着耳机正聚精会神的打着CS,丝毫没注意到仇家上门,傅平安顿时明白了咋回事,那假小子叫沐兰,是自己从幼儿园到高中的同学,死党,在CS里擅长甩狙,枪枪爆头,不但虐别人,还要加以严重的语言羞辱,这不,在游戏中被爆头的仇家找到现实中来了。

    就算是不认识的顾客,傅平安也不会放任不管,更何况是自己的发小,深更半夜的,一个十七八岁的小姑娘被人拉出去会发生什么事简直不敢想象。

    那边闯入者已经摘下了沐兰的耳机,将她团团围住语言恐吓,傅平安想到吧台下面藏着的棒球棍,那玩意怕是派不上用场,拿着家伙以一敌四也占不到上风,情急之下他生出一计,大吼一声:“都起来帮忙,今后来上网统统免费!”

    其他顾客本来冷眼旁观看热闹,听到网管这句话就不淡定了,来包夜的都是游手好闲兜里也没几个钱的年轻男性,网吧免费实在是个极大的诱惑,于是乎,一瞬间十几个人站了起来,连角落里看岛国H片的大兄弟也被人拽了起来,有人还抄起了凳子和扫帚,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十几个人对四个人,立刻形成绝对优势,来找事的这几个人见势不妙,慢慢往后退,为首的瞪了傅平安看了一会,说:“行,我记着你了!”

    一场危机化解于无形,四个不速之客走了,傅平安赶紧把门锁上,松了一口气,其他人也都坐下来继续玩,沐兰走到他跟前感谢道:“你又救了我一次,小女子无以为报,只能下辈子当牛做马,报答英雄救命之恩。”

    傅平安没好气道:“明天开学你知不知道,还来包夜!”

    沐兰瞪着无辜的大眼睛:“明天开学么?谁告诉你的?”

    傅平安说:“班级QQ群里的通知你没看到?”

    沐兰说:“那你怎么还来上班?”

    傅平安说:“我在这儿睡一夜,和你上一夜网能一样么?”

    沐兰说:“那怎么办,这大半夜的我一个人也不敢回家啊,我妈也不在家,要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来网吧啊,我家又不是没有电脑。”

    傅平安无奈道:“要不你在我床上睡,我还有个躺椅。”

    沐兰撇嘴:“呸,谁要睡你的床,我继续玩我的,您自便吧。”说罢回去继续爆别人的头,只是这回学聪明了,骂人归骂人,不再报自己的真实方位了。

    傅平安回去躺着,心里有些打鼓,他隐隐有种预感,今夜有事发生,摄像头下外面的世界一切如常,路灯昏黄,万籁俱寂,渐渐的睡意上来,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又被敲门上吵醒,下意识看一眼监控视频,外面停着一辆悍马车。

    第一反应是,那四个人叫帮手来了,而且是混社会的大哥级人物,不然也开不上悍马车,这回人家怕不是找沐兰寻仇,而是找自己寻仇了,是福不是祸,是祸度不过,傅平安招呼沐兰:“又有人来了,情况不对你就报警。”

    大敌当前,沐兰关闭了互怼模式,严肃的点点了头,握紧了手中的小灵通。

    傅平安隔着门问了一声:“干什么的?”

    “师傅开下门,有事找你帮忙。”外面的语气居然很和气,这绝对不是来找茬的样子,傅平安开了门,面前站着一个大汉,大冷天光着脑袋,鲜红色的羽绒服敞开着,露出里面的黑T恤和脖子上的大金链子,腋下鳄鱼皮手包,阿迪达斯的运动裤,一双翻盖豆豆鞋,标准社会人打扮。

    “你是网管?”社会人问道。

    “是。”

    “技术怎么样?”

    “马马虎虎吧。”

    “那行,跟我走吧。”

    大汉不由分说,将傅平安拉出来,一脚将网吧的大门勾上,把他往悍马车里拽,沐兰追到门口,说你的手机没带,傅平安心说我哪有手机,只见沐兰将小灵通抛过来,于是凌空接住,点点头,钻进了悍马车。

    沐兰一颗心怦怦乱跳,她故意把自己的小灵通给傅平安有三层用意,一来测试对方是否有敌意,二来可以打电话询问平安,三来出事也可以手机定位查找踪迹。

    悍马车在月光下慢慢开走了,在淮门市,只有最拉风最彪悍的社会人才开悍马,傅平安怕是惹上大麻烦了,沐兰很是忧愁,开始考虑明天怎么帮这家伙请假圆谎。

    傅平安坐进悍马车就闻到一股香味,如兰似麝,引人遐思,他不由得耸耸鼻子,深深吸了一口。

    耳畔传来声音:“好闻么?”

    傅平安这才发现后座的另一侧坐着位大姐,一身黑貂将她隐藏在黑暗中,香味就是大姐身上散发出来的,他有些羞涩,点点头:“嗯。”

    大姐发出一阵爽朗的笑声:“你是网管?”

    “嗯。”

    “那你的技术一定很好了?”

    傅平安想了想,还是坚定点点头:“嗯!”

    “那就好。”大姐拿出烟来,是六十元一盒的软中华,网吧货架上有,但是很少有人买,这烟只有大佬才抽得起。

    大姐弹出两支烟来,一支抛给傅平安,一支叼在自己嘴上,将黑貂下的两条腿换了个姿势架起了二郎腿,大姐黑绒裙下是黑丝袜和过膝高筒靴,时尚美女们冬天都这么穿,可没有一个人能穿出大姐这种英姿飒飒的感觉来。

    悍马车后排中央扶手处放着打火机,银光闪闪的zippo,大姐翘着二郎腿等傅平安点烟,可是这傻小子愣了半天不知道脑子在想什么,大姐只好拿起Zippo,打着火递到傅平安面前,先帮他点着,再给自己点着。

    前面开车的光头大汉说:“能让茜姐亲自点烟的人,淮门市你是第一个,你真行。”

    傅平安噤若寒蝉,茜姐却爽朗笑道:“秃子别吓人家,人家又不是出来混的,是技术人员,弟弟,你贵姓?”

    “姓傅。”傅平安回答完了就懊丧,应该先说免贵的,自己又丢人了。

    “傅工,待会儿帮我把系统调试好,姐姐我有重谢。”茜姐喷出一股烟雾,将年轻的傅工笼罩在软中华和香奈儿五号的氤氲中。本文来源于互联网:第一章 二月十三

推荐阅读:

看网友对 第一章 二月十三 的精彩评论

0 条评论

您的评论经过审核后才会发表,请不要重复提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