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好人平安 > 好人平安 > 第五十一章 发配374岛

第五十一章 发配374岛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好人平安小说]
https://www.haorenpingan.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回到宿舍,傅平安对着整理军容仪表的镜子看了一眼,自己的脑袋被打成猪头一样,全身的骨头就像散架了一般,他去厕所小了个便,发现尿出来的都是血,嘴里吐出的也是血水,这帮老T下手真是狠辣又有分寸,这是打出内伤了。

    脑袋都打成这样,想不被人发现都难,程国才问他是谁打的,傅平安不说,也不愿意去卫生队治疗,就这样躺在铺位上,茫然看着天花板。

    哀莫大于心死,傅平安绝望了,他认清了现实,一个小列兵是没有任何能力洗清这个冤屈的,报仇更是何从谈起,找老T的麻烦那不是痴人说梦么,现实就是这么残酷,一瞬间他想到了死,或许只有死亡才能洗清冤屈,但是这事儿也难说,就算自己死了,部队上也没啥损失,不过成为别人茶余饭后的谈资罢了,某年某个列兵因为偷窥女兵洗澡被抓,畏罪自杀,这个耻辱的罪名将会在守备区流传许久,伤心的只有自己的家人而已。

    他更希望能有一次特殊任务,比如抢险救灾,比如突发事件,自己挺身而出,挽救了部队财产和战友的生命,英勇牺牲,只有这样才能用荣誉掩盖那本不属于自己的耻辱,可是这种机会几乎不会有,就算有,部队那么多憋着劲立功的战士呢,也轮不到自己。

    程国才去卫生队拿了碘酒和绷带,帮傅平安处理伤口,班长虽然迂腐可笑,但真的是个好人,傅平安一直怀疑那内衣是同宿舍的人陷害自己,不可能是班长,龚晨的嫌疑最大,这货觊觎刘小娜许久了,但是他找不到证据。

    “不管是谁打得你, 别往心里去,就当是训练了。”程国才一边拿碘酒擦伤口,一边劝说,“你前段时间表现的太优秀了,很多人眼红,这也正常,做人,不能飘啊。”

    傅平安没说话,他变得沉默无比,除了必要的应答,不再和任何人多说一句话。

    第二天出操的时候,程国才说小傅你不用去,我帮你和连长打招呼了,放你的假。

    但是傅平安依然顶着个鼻青脸肿的大脑袋出操,谁也拗不过他,整个大操场上,就这个兵最显眼,谁都知道傅平安挨揍了,是老T揍的,但每个人都默契的保持着沉默。

    傅平安不做公务员了,连里也没安排他站岗执勤,程国才向指导员报告说傅平安思想上可能走极端,不能让他接触到武器,指导员深以为然,安排程国才时刻盯着傅平安。

    “还要防止他自杀。”指导员说。

    但是傅平安并没有表露出报复社会和自杀的倾向,反而在训练场上更加卖力,这个沉默的士兵训练起来比谁都狠,别人能做到十,他一定要做到十二。

    傅平安用实力证明了自己就是警通连最优秀的兵,但没人在乎,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一个兵犯了错误,就算再优秀也没法转士官,考军校了,只能等两年服役期结束后退伍,所以他这么玩命的训练,也只是发泄情绪罢了。

    但这么下去不是个事儿,警通连的几个主官开了个小会,决定把这个隐患调走,上面也正有此意,大院里经不起再出丑闻了,打发到基层去是最好的办法。

    程国才代表组织找傅平安谈话,说已经决定了,把你调离大院,到基层部队去磨炼,换个环境可能对你有好处。

    “我服从命令。”傅平安只说了一句,搞得班长满肚子腹稿派不上用场。

    傅平安走的这天,下雨,营房前停了辆吉普车,负责送傅平安走的军官是胡大鹏,他刚调到司令部当参谋,这个兵是他从地方上接来的,现在由他送到连队上去,也算是有始有终。

    所有的个人物品整理完毕,傅平安穿着常服,背着背包,最后看了一眼守备区大院的景致,林荫道,白杨树,大操场,西小楼,再见了,永远不再见了。

    雨下的很大,但没人催促傅平安,这个兵的故事人尽皆知,其实很多人也猜测他是冤枉的,可那又如何呢,谁在乎真相呢。

    傅平安上了吉普车,胡大鹏坐副驾,吩咐司机开车,吉普车开出去几十米,忽然胡大鹏看到后视镜里有个人影在雨中狂奔,似乎在追自己这辆车,急忙让司机停车。

    那个人追了上来,在大雨中披头散发,军装湿透,紧贴在身上,是个女兵,是刘小娜。

    “找你的,给你三分钟。”胡大鹏说。

    傅平安下了车,静静看着刘小娜,这个他曾经魂牵梦绕的女兵。

    什么都不必再说,任何话都是多余的,刘小娜冲过来抱住傅平安,紧紧地抱着,仿佛已经到了世界尽头,大概十几秒钟的样子,刘小娜松开手,头也不回的跑远了。

    傅平安回到车上,吉普车再次启动,雨水从篷布的缝隙漏进来,打湿了背囊,胡大鹏扔了一支烟过来,傅平安默默点上。

    “说你是变态色狼,打死我都不信。”胡大鹏的一句话,让本以发誓不再落泪的傅平安鼻子一酸。

    司机是个三级士官,也是老油条了,他插话道:“能让女兵为他这样掏心掏肺的,还犯得上偷看别人洗澡,偷裤头子打飞机么,简直荒谬,没听说过天天喝茅台的去偷地瓜烧喝。”

    傅平安没说话,他不需要为自己辩解,公道自在人心。

    吉普车在雨中开向海边码头,傅平安的新部队是海防三团的驻岛部队,驻地远离大陆,需要坐船才能抵达,这个岛没有名字,只有一个编号。

    东山守备区374号岛屿。

    这处码头是军民两用的,归陆军管辖,没有军舰炮艇,只有几艘陆军船艇大队的登陆艇,吉普车开上长长的栈桥,在尽头停下,傅平安下车,眼前是无边无际的大海,满天的海鸟翱翔,远处沙滩上是废弃的渔船,满鼻子都是海风的腥味。

    “给家里打个电话吧,接下来你会很久才能有机会打电话。”胡大鹏说。

    傅平安只是给母亲发了条短信,说自己调防去没有手机信号的海岛,让他们不要担心。

    胡大鹏伸出手:“是金子,到哪儿都会发光,是好钢,到哪儿都是刀刃。”

    傅平安立正敬礼,才和胡大鹏握手。

    雨停了,海况还可以,但是登陆艇却并不出发,他们还在等人,半小时后,一辆军卡驶来,两个兵下来,开始卸货,全是油桶,大大小小,各种规格,从驾驶室下来一个穿迷彩服的上尉,矮胖敦实,径直向胡大鹏走来,两人敬礼,握手。

    胡大鹏说:“老黄,这就是你的兵,傅平安,我招的兵,好苗子。”

    又对傅平安说:“小傅,这是你们守岛连队的连长。”

    傅平安向黄连长敬礼,新连长回礼,和他热情握手:“咱们都是新人,我也是第一次上这个岛,我叫黄姚武,喊我老黄就行。”

    黄连长平易近人的不像个连长,倒像个司务长。

    傅平安依旧是冷冷的,并未表现出一个列兵遇到连长时应有的热情,好在黄连长也不在意,和胡大鹏聊起天来,等士兵们将货物装到登陆艇上,也该出发了,胡大鹏将身上的烟塞给黄姚武,黄连长笑着推辞说我有,不用。

    “到了岛上可就没地方买烟了。”胡大鹏说,这句话让傅平安心里一动,这个岛,够偏远的啊。

    登陆艇的引擎开始运转,这是一艘涂成海蓝色的军用船艇,桅杆上飘着陆军的旗帜,开船的也是穿着绿军装的陆军战友,甲板上堆满了货物,这都是给驻岛官兵的补给品,油料、淡水、食物和邮件。

    在“突突突”的柴油引擎轰鸣中,登陆艇离开了码头,一官一兵站在船舷边,向栈桥上的战友挥手道别,登陆艇向东,夕阳西下,胡大鹏的身影映在一片夕阳红中,越来越远。

    “你这个战士,很稳重嘛。”黄姚武说,“以后咱们就是一个锅里搅马勺的兄弟了,心里有啥放不开的,趁早说,说出来就好了。”

    傅平安摇摇头,谢绝了连长的好意。

    黄姚武也没勉强他,只是给他科普了374岛的来历,这个岛远离大陆上百海里,属于中国领土,和邻国没有争议,岛属于三无岛,没有淡水,没有常住居民,没有耕地,条件非常艰苦,但这毕竟是祖国的边陲领土,不管是为了宣示主权,还是戍边需要,都必须驻军。

    “六七十年代防备苏修的时候,这个岛的战备位置非常重要,常备驻军一个连,装备有130加农炮,至今还是连的编制,但是实际上驻军人数不多,而且都是各部队嫌弃的刺头儿。”黄连长看了傅平安一眼,“等于是发配过去的。”

    傅平安戚戚然,他从新兵连的兵王,沦落到“刺配沧州”,守这个么鸟不拉屎的荒岛,和林冲守草料场有啥区别。

    七个小时后,登陆艇抵达374岛附近,可是风浪太大,无法靠岸,眼瞅着岛上有几个人影挥手喊话,就是没法靠过去。

    这个岛,真他妈荒凉,这是傅平安的第一印象。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本文来源于互联网:好人平安-第五十一章 发配374岛

推荐阅读:

看网友对 第五十一章 发配374岛 的精彩评论

0 条评论

您的评论经过审核后才会发表,请不要重复提交.

*